据美国《国会山报》援引一位民间团体负责人的话说,“总统的否决就像他在国家紧急状态令上的签字一样毫无意义。现在法院将是其合法性的最终仲裁者。”(中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