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5日上海原油价格下跌3.24%,创一周半新低。全球产油国预计将减产多达1950万桶/日,但减产将缓慢推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几周内都不会开始;相比之下,几周前全球需求暴跌约30%,导致炼油商和生产商只能将石油存储起来,储油量节节攀升。道明证券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表示,至少在下个月左右,在减产有机会实现之前,库存将面临很大压力。

周三(4月15日)上海原油价格下跌。主力合约SC2006,以274.5元/桶收盘,下跌9.2元,跌幅为3.24%,创一周半新低。美国原油滑向20美元/桶的水平,因投资者押注全球产油国新达成的创纪录减产协议,难以抵消新冠疫情造成的燃料需求破坏。全球产油国预计将减产多达1950万桶/日,但减产将缓慢推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几周内都不会开始;相比之下,几周前全球需求暴跌约30%,导致炼油商和生产商只能将石油存储起来,储油量节节攀升。道明证券大宗商品策略主管Bart Melek表示,至少在下个月左右,在减产有机会实现之前,库存将面临很大压力。

一位知名输油管道运营商高管对德克萨斯州监管机构表示,储油设施将在5月中之前装满;Plains All American Pipeline总裁Harry Pefanis周二在德克萨斯州的一次听证会上强调了这一点,美国的储油能力将在5月中之前见顶;分析师对沙特和其他主要产油国决定减产表示称赞,但这些产油国只是正在对此前油价暴跌进行补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全球GDP今年将萎缩3%,这表明能源需求疲软的持续时间可能比预期更长,尤其是如果冠状病毒疫情挥之不去或卷土重来。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期货合约和成交情况一览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成交情况 2020年4月15日(周三)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交易综述与交易策略


上海原油价格下跌。主力合约SC2006,以274.5元/桶收盘,下跌9.2元,跌幅为3.24%。全部合约成交179702手,持仓增加8092手至159853手。主力合约成交102720手,持仓增加1622手至57263手。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交易逻辑:全球产油国预计将减产多达1950万桶/日,但减产将缓慢推进,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几周内都不会开始;相比之下,几周前全球需求暴跌约30%,导致炼油商和生产商只能将石油存储起来,储油量节节攀升。

支撑位:美油20关口支撑有限;INE原油250关口支撑强劲。

阻力位:INE原油300阻力强劲;美原油28关口阻力强劲。

交易策略:短线基本面多空各有,空头建议等待,多头建议背靠250做多。

中国及海外消息


【发改委:4月15日国内成品油价格不作调整】
截至4月14日,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市场原油前10个工作日平均价格低于每桶40美元。根据《石油价格管理办法》和《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征收管理办法》有关规定,本次汽、柴油价格不作调整,未调金额将全部纳入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全额上缴中央国库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疫情或使全球航空业损失3140亿美元】
据路透社报道,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14日最新预测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航空业收入损失将达到3140亿美元,2020年客运总收入将比2019年下降55%。据报道,国际航空运输协会曾于3月24日预测,疫情对航空业的损失为2520亿美元,但随着疫情持续在世界各地扩散,许多国际航线难以开放,此次预测比先前的预测又高出约25%。

【IMF世界经济展望:预计2020年全球GDP增速为-3%,此前预期为3.3%;预计2021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5.8%,比1月份预测的3.4%增长高出2.4个百分点】

【沙特国王萨勒曼:对OPEC+协议感到满意,预计该协议是对沙特此前为稳定原油市场做出的努力的延续】

【伊拉克石油部长:伊拉克包括库尔德斯坦在内的石油产能为500万桶/日。库尔德地区油田将不会豁免于减产协议】

【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4月沙特原油产量均值将为1230万桶/日。沙特炼厂消耗更少石油,正在释放更多石油用于出口。产油国采取的务实行动将稳定油市。沙特阿美可能继续考虑对更加重质原油进行减产】

【持续低于地板价,今天国内油价再度不调整】
① 4月15日国内成品油调价窗口将再次开启;
② 按照《石油价格管理办法》,本轮周期国内成品油价格挂靠的国际原油均价低于40美元/桶的“地板价”,国内油价将不做调整,这也是连续第二次不调整;
③ 未调整部分将按照规定,全额上缴中央国库,纳入一般公共预算管理。回顾以往,在2016年的国际油价下跌中,国内成品油调价曾因“地板价”机制出现“六连停” (央视财经)

【国内页岩气勘探开发连获进展,市场有望持续增长】
① 中国石化14日宣布,探明储量超千亿方的威荣页岩气田开发建设目前已全面铺开,这是我国首个深层页岩气田,建成后年产能30亿立方米,相当于1600万个家庭的年用气量;
② 此前在本月9日,江汉油田涪页10HF井放喷测试求产获得稳定工业油气流,标志着江汉油田复兴地区陆相页岩气勘探取得重要突破;
③ 华创证券指出,在页岩气经济性逐渐体现的基础上,我国页岩气开发有望复制北美页岩气产量2007年到2017年十年复合增长超过30%的发展路径 (证券时报)

【特朗普称,我们认为欧佩克+协议将使全球原油产量减少2000万桶/日】

【沙特在减产协议5月生效之前仍将大肆生产,原油库存继续增长】
① 沙特等主要产油国已经同意从5月份开始再次减少石油产量,但在此之前,石油生产仍将处于敞开状态,原油库存增长至少还将持续数周;
② 根据彭博汇编的油轮追踪数据,本月以来沙特原油出口量为每天930万桶,相比之下,3月份前两周为每天680万桶。更重要的是,未来几天,至少有10艘合计运力2000万桶的超级油轮在沙特Ras Tanura港口等待装载;
③ 长达三年的OPEC+减产协议在3月份寿终正寝后,沙特打响了石油价格战,其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宣称4月份将把石油产量提高到1230万桶/日;与此同时,随着新冠病毒疫情在全球肆虐,各国政府采取限制出行措施,已经重创了石油需求;
④ 在上周末马拉松式的谈判之后,OPEC+终于达成历史性减产协议,沙特同意在5、6月份减产至850万桶/日。没有迹象表明会有产油国在5月之前就开始降低产量;
⑤ 沙特能源部长萨勒曼周一在与记者们的电话会议上谈到OPEC+协议时说减产安排是从5月份开始,4月生产的石油已经全部卖掉了。

【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将5月的穆尔班原油官方定价设定为贴水6.95美元/桶,将致力于从410万桶/日的水平上降低产量】
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将5月的上扎库姆原油官方定价设定为升水10美分/桶,阿联酋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DNOC将5月的达斯原油官方定价设定为贴水35美分/桶。

【厄瓜多尔4月中期将无油可出口】
厄瓜多尔国家石油公司(Petroecuador)的首席执行官Pablo Flores表示,由于Balao原油终端的原油储备将在4月16日耗尽,届时厄瓜多尔将停止原油出口。厄瓜多尔SOTE管道的修复工作已经完成了20%,可能在4月30日之前完成,而OCP管道的修复可能需要更长时间。厄瓜多尔目前原油产量接近10万桶/日,低于此前的53.5万桶/日的产能,主要取决于剩余的存储能力。

【先锋自然资源公司CEO:库欣原油库存将在4-5周内填满】

建议德州减产100万桶/日,并准备好进一步减产
;需要在30美元/桶的环境下才能持续运营,油价维持在25美元/桶水平会造成80%的企业申请破产;预计未来数周内,二叠纪盆地的石油价格将跌至3-10美元/桶;预计至2021年底,美国石油产量将下降300-600万桶/日


机构观点


【华泰期货:库欣或将很快达到罐容极限】
昨日美国管道企业Enterprise product称将从5月1号开始从德州Katy向库欣输油的托运工作,目前市场担心部分Seaway管道运力已被逆转,这将加速库欣在5月初达到罐容极限,目前WTI近月对次月贴水幅度已经接近8美元/桶,巨大的贴水已经接近原油绝对价格的50%,这是历史极为罕见的贴水幅度,WTI与Brent价差也因为同样的原因拉开,目前库欣当地的库容成为了德州过剩原油的避风港,库欣对米德兰以及休斯敦价差的升水将继续驱动原油加速流向库欣,短期来看,虽然美国收储能够缓解3000万桶原油的储备问题,但不能解决根本矛盾,我们认为全球原油库容陆续被填满正在逐步兑现,库欣可能是继南非萨尔达尼亚湾的第二个,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高盛表示,不认为战略石油储备购买会改变石油供需平衡,石油自愿减产的数量,以及政府购买石油的量,对于平衡市场都来得太晚而且太迟,预计内陆原油的价格进一步下行,如五月到期的WTI原油期货】

【瑞银石油分析师Giovanni Staunovo评论:沙特能源大臣称沙特4月原油产量将为1230万桶/日,如果沙特在本月最后一天前都以最高产速产油,那么5月原油库存仍将增加】

【法兴银行:料第二季度布伦特油价至30美元/桶】
① 法兴银行分析师Michael Haigh等在报告中表示,基于新冠大流行后需求回归常态、OPEC+成功减产且履约率“不错”的前提,预测第二季度布伦特原油价格将达30美元/桶;
② 更多有关非OPEC产油国产量下降的消息应支撑油价,在基线情形中,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将从第二季度的26.31美元/桶,到第四季度升至33.21美元/桶;认为沙特和俄罗斯将全面履约,假设科威特和阿联酋的履约率达到70%-80%。

【瑞士银行:产油国进一步减产的可能性不大】
①瑞士银行分析师Ipek Ozkardeskaya表示,由于疫情导致的经济放缓对全球石油需求造成影响,供应面消息可能很快被遗忘;
②历史性的减产并没有引发石油生产商所希望的油价反弹;石油生产国之间广泛的争议暗示,其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可能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