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23:30,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减少864.7万桶至4.459亿桶,减少1.9%,汽油库存减少190.6万桶;数据公布后,美油涨幅一度扩大到3.04%,刷新近二日高点至57.19美元/桶;布油涨超2%。

北京时间周三(2月27日)23:30,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2日当周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减少864.7万桶至4.459亿桶,减少1.9%,美国原油库存变化值连续5周录得增长后本周录得下滑,且创2018年7月13日当周(33周)以来新低。俄克拉荷马州库欣地区原油库存增加162.8万桶,库欣地区原油库存升至2017年12月以来最高水平。上周汽油库存减少190.6万桶,精炼油库存减少30.4万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数据公布后,美油涨幅一度扩大到3.04%,刷新近二日高点至57.19美元/桶。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上周美国国内原油产量增加10万桶至1210万桶/日,创2018年12月14日当周(11周)以来新高。美国原油产品四周平均供应量为2078.6万桶/日,较去年同期增加2.1%。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上周进口591.7万桶/日,较前一周减少160.5万桶/日。美国上周原油出口减少24.8万桶/日至335.9万桶/日。美国上周原油进口跌至1996年以来新低,2月22日当周,美国从沙特进口石油34.6万桶/日,创单周历史新低。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美国除却战略储备的商业原油库存

金融博客零对冲评美国当周EIA数据:今早API数据显示美国原油库存意外录得减少,此前沙特方面暗示欧佩克和盟国将继续减产的消息都使得WTI原油走高。能源分析师Vince Piazza称,在欧佩克的减产下,原油市场的平衡状态收紧。EIA数据同样显示原油库存大幅减少,为2018年7月以来最大降幅。尽管美国钻井数开始减少,美国原油产量仍处于1200万桶/日的高位。EIA数据公布后,WTI原油继续拉升。

API好于预期美原油快速走高,贸易乐观局势和OPEC减产的持续性主导油市走向


周三美国石油协会(API)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截至2月22日当周API原油库存意外减少420万桶,预期增加358.9万桶;汽油库存减少380万桶,预期减少181.8万桶;精炼油库存增加40万桶,预期减少216.7万桶;数据公布后,美油短线快速走高。

知名金融博客零对冲表示,原油库存连续五周录得增加后,周三凌晨公布的API原油库存数据意外录得下降,数据公布后油价短线飙升突破56美元关口。近期影响油价的最主要的因素是OPEC减产的持续性以及中美贸易取得进展。因中美贸易取得进展,近期市场的风险情绪明显回升,这推动了油价明显走高,短时间而言油价不存在大幅回落的空间。

与此同时,OPEC减产的持续性也值得市场关注。自12月达成减产协议以来,OPEC+已经累计减产了100万桶/日,接近120万桶/日的减产目标,同时沙特近期表示未来还将寻求进一步的减产,多重利多因素一度推升油价至3个半月新高于57.81美元。

不过随着近日特朗普发推特称,“油价太高了。OPEC请放轻松,世界很脆弱!无法承受油价上涨。”油价短线出现了快速回落,因市场人士担忧在OPEC大力减产之际,特朗普可能会再次对OPEC产量进行干预。

但是随着API数据好于预期,油价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回升,暗示市场对特朗普多次阻挠OPEC的减产计划已经明显的消化。

对此丰业银行策略师Michael Loewen表示,OPEC并没有理会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于高油价的言论,虽然特朗普推特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力显而易见,但投资者开始质疑特朗普的讲话与金融市场之间是否存在很强的关联性。

轻、重质原油价差进一步收窄暗示委内瑞拉原油出口存在进一步下行的风险


市场对于特朗普嘴炮OPEC反应有限,一定程度上和OPEC内部所存在非自愿减产有关。除了伊朗和利比亚产量的不确定性,委内瑞拉短时间依然是油市的焦点。随着美国对额外四名委内瑞拉州长实施了制裁,暗示了两国关系的进一步恶化。

有消息称因美国制裁的影响,约有800万桶的委内瑞拉原油正滞留在油轮上,这可能导致重质原油和轻质原油的价差进一步收窄;据悉,这些原油散布在16艘油轮中,属于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所有,因受到美国制裁影响,短时间这些原油属于滞销的状态。目前重质原油和轻质原油的价差已经收窄至了不足4美元,而在2月初,两种品级原油的价差达到了9.8美元/桶,这意味着随着委内瑞拉产量和出口的进一步下降可能会进一步推高重质原油的价格。

事实上据国际能源机构(IEA)的数据,截至2月中旬,美国能源公司购买委内瑞拉原油的数量每周增长5倍,几乎达到制裁前的水平。在截至2月15日的一周内,美国从委内瑞拉进口的石油量为55.8万桶/日,而前一周为11.7万桶/日。

对此,国际金融公司“Amarkets”的首席分析师——阿尔乔姆杰耶夫表示,美国是委内瑞拉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如果放弃委内瑞拉石油,就必须在短时间内大量增产或者寻找其他原油卖家,这对美国来说并不简单。但问题是由于美国的制裁,委内瑞拉供给缺口正在扩大,而委国改从俄罗斯和欧洲进口燃油中转复杂、费用更高,这可能会加剧委内瑞拉供应不足的局面,进而推升油价。此外,随着2020年国际海事组织将对船舶的燃料实施限硫措施,在2019年晚些时候对于重质原油的需求可能会出现一个短暂的上升,这可能会加剧供应的紧张局势。

沙特两手抓,减产的同时推动亚洲原油需求回升


短时间而言,沙特依然是减产的主要推动力。沙特能源部长法利赫此前表示,他希望市场在4月份恢复平衡,重申欧佩克领导人决心采取一切措施来重新平衡供需,这是“不容置疑的”。有消息称,沙特阿拉伯表示将在3月份削减50万桶/日,超过OPEC协议削减的份额,并将进一步削减出口至700万桶/日以下。而目前沙特已经减产了逾70万桶/日,若沙特在减产50万桶/日,这意味着仅沙特一国就已经完成了全部的减产目标。而中国和印度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进口国,未来还有较大的需求空间,因此沙特通过加强与亚洲的合作,有助于其原油需求的回升,从而进一步消化市场过剩的产能,进而推升油价。